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崔翔宇 > 相对主义的人生

相对主义的人生

剃头是难得的禅定时刻。

因为头不能乱动啊,脖子得僵着,玩手机也不方便,此时心就得定下来。

心定下来以后就会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,比如……为什么要剃头?

其实我是个对发型特别不介意的人,或者说对外在没啥要求的一个人,所以能不剃就不剃,养着呗,反正2018年基本上也没什么站台活动请我参加了,可以充分享受宅男的乐趣。

再说了前段时间因勤于写书,根本无暇顾及其他,所以上一次剃头已经是十月份了。正想着呢,突然发现发型师正捏着我稀疏细碎的头发,还叹了口气问:“最近压力有点大吧?”

压力大是大,但是日子嘛还是得过,关键就看一个取舍。

有一次我跟一位历史学者Z君聊天,Z君看上去长我几岁,留着一个特别爽利的光头。我问他:“郑老师,您这头发得经常打理吧,看上去特别光洁……”

“可不是嘛,我跟你讲,光头是男人最好的发型。我都是自个儿弄的,自己拿个推子推!”

“啊,您还有这本事?”

“当然啦,我这辈子一次都没进过理发店,都是自己剃的,算下来从生到死可以省下好几万块钱呢……”

乖乖,我从来没想过剪个头发原来这么花钱,想想也对,如果按剪一次头发50块钱、一个月剪一次计算,一年就要600块钱,再按平均寿命80岁来计算,那就是48000块钱!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

想到这,我差点想干拔而起。

我可以回家自己剃啊。

但又一想,也罢。人家做服务业的,给我做个服务,只要我几十块钱,也不容易,是,都不容易,就当是为扩大消费做贡献了。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,我自己给自己剪,手艺生疏,难免会破相,搞不好还会破皮,这就得不偿失了。

而且啊,我们男人根本没法跟女人比。女人在头发上花的钱才叫多啊,染一染、烫一烫,几千块钱咻一下就烧没了,咱男人几十块钱弄个头发也不罪过呀。真是的。

可是,女人为什么喜欢搞头发呢?

我想试着去理解,一边是自己解决而且看上去很清爽的光头学者,另一边是喜欢做各种发型、光彩照人的都市丽人,哪种方式是更值得嘉许的呢?

其实都是对的嘛!

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事情,自己特别在意的事情。你既然在意,就尽情去搞,任何事情钻进去,都是深不见底的,能玩出各种花活出来,钻得越深越有劲头,对吧。你像那位郑老师,一辈子研究历史,研究过去的事物,你从某个角度来看,他就像一个侦探一样,时间的侦探,对他来说他的乐趣都在过去的历史迷雾之中,他享受了,他值得了。

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人也是一样,换种角度看,她或者他是在探索自己的各种可能性,这个季节弄这样一个发型是什么感觉,下个季节再换一个发型又是什么感觉,每一次新的自己出现在镜子前,都是一次自我的重新发现,也挺有意思的啊!

所以,都行!没有什么错的,对的,好的,坏的。只不过,咱不要去一味地羡慕别人。羡慕别人的话,会发现自己哪方面都不太行,因为你总能在任何一个方面找到比自己更行的。

就说我吧,我有我钟爱的小世界,沉浸在这样的世界里,我是幸福的。但是我没法跟别人比帅气,我的穿着总是土味十足,审美能力上基本为零,怎么办呢?管不了这么多的。

我安慰自己说:生活上的极简主义,才可能换来工作上的完美主义。

因为我太需要全神贯注了,我需要就把最重要的那件事做好,其他的各种事情就将就了,这是我必须做的选择,或者说策略。

换作你也是一样,你可以去研究发型衣着美食游戏电影股票足球物理学心理学经济学,任何东西。但是你要记住,不要贪心,就选择一样去弄,其他的放一放,基本上过得去就行了。头发长了自己推一推,OK的。

所以本质上,我们都过着相对主义的人生。我们不求面面俱到,不求跟别人比来必去,更不用去做一个给别人看的很“完美”的人。

就做自己喜欢的事,做自己认为值得的事,跟它死死地缠绵、翻滚、撕咬,直到做出点名堂来,就算没有白活。

就算好好过了这一辈子。

推荐 0